周恩来顾全大局,辩证包容

发布时间: 2018/5/2 9:52:05   作者: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浏览次数:
摘要:

 

 

周恩来被赞誉为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大师。周恩来认为,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和解决问题,首先必须具备整体观念。在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时候,由于党的工作迅速扩展到全国,千头万绪的关系、问题如何解决,迫使各部门从全局出发、从国家的整体利益需要出发来考虑问题。周恩来对各部门的干部强调了这一认识的出发点。新中国成立之初,他又要求各部门要掌握“全面的政策,了解全国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方针”,每个单位必须有整体的观念,“不然,你们业务的进行就会是孤立的、迷失方向的,成为盲目的工作。”在领导新中国的各方面工作中,他始终坚持了整体和全局这一出发点,从国家大局着眼考虑问题,协调各项工作、各部门、各个方面的复杂关系,为新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事业全面恢复和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周恩来做到了顾全大局和总揽全局的高度统一。他在领导经济建设中,提出了“建立国民经济体系”的理论,强调“每个单位必须有整体观念,要在总的财经计划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认识自己的方向”,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要“综合平衡,全面安排”。在各项领导工作中,凡事关大局的事情他都充分征求意见,善于与各方面协调,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齐心协力地完成各项任务。他主张:“会前经过多方协商和酝酿,使大家都对要讨论决定的东西事先有个认识和了解,然后再拿到会议上去讨论决定,达成共同的协议。”

针对我国经济发展的落后性、差异性、零散性和不平衡性,在制订第一个五年计划时,周恩来强调:必须用经济计划指导国民经济的发展和改造,计划必须是完整的和全面的,必须保证国民经济比较均衡的发展。他多次尖锐地批评那些颠倒整体和部分的关系的言行,认为:“一切只顾个人不顾社会、只顾局部不顾全体、只顾眼前不顾将来、只顾权利不顾义务、只顾消费不顾生产的观点和行为,都是必须反对的。”他号召:“全国人民都必须把注意的重点放在长远利益上面。我们不能够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而忽视了长远的利益。”在总结我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执行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和提出编制“二五”计划时,他又根据充分的事实指出:“我们应该对客观情况作全面的分析,同时尽可能地把本年度和下年度的主要指标作统一的安排,以便使每个年度都能够互相衔接和比较均衡地向前发展。”这种全面分析、统一安排、互相衔接、均衡发展的思想,充分体现了周恩来的整体观念。1961年12月11日,周恩来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对国家计委下一年的计划工作作指示时,专门强调要把局部服从整体,当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全党服从中央作为干部的指导方针和思想方法。并指出,调整关系、综合平衡就是为了保整体。在我国国民经济困难时期,周恩来更进一步地指出了调整方针的整体性含义:“为了改变这种不协调的现象,为了巩固已有的成绩,为了给以后的国民经济的新的大发展创造条件,就必须用一个较长的时间,即用几年的时间,通过综合平衡、全面安排,进行较大幅度的调整。”周恩来基于整体观念的综合平衡、全面安排、协调发展的思想,对国民经济的稳定和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凡是与周恩来有过接触的人都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周恩来分析问题很细密、周全、透辟,他把认识对象的辩证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就连尼克松也不得不承认:在周恩来面前,“我们往往不够细密,不过再有几个世纪的文明,我们就会好一点。正是中国人的细密给了我最深刻的印象。”

周恩来毕生的工作和斗争充满了辩证法。他是历史上少有的做出来的比说出来、写出来的更丰富、更生动的人。不论是在党内协助毛泽东运筹帷幄上,还是在独立领导地区和部门的独立决策上;不论是在处理繁重艰巨的国内事务上,还是在处理错综复杂的国际问题上;不论是在斗争顺利的条件下,还是在形势险恶的环境中,他都能熟练地运用唯物辩证法,集“清醒头脑和灵活策略”于一身。民主革命时期,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国民党统治区领导秘密斗争和在谈判桌上同蒋介石反动派斗争,他对毛泽东制定的“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的方针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运用自如,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新中国成立以后,作为共和国总理,为他运用唯物辩证法治理国家,提供了更大舞台。

周恩来提出,对每一件事情都要认真研究、仔细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事物的本质。他总是告诫做具体工作的同志:遇事要仔细想,分析研究,看是属于哪一类性质,其后果如何,分析好的一方面,同时也要分析坏的一方面。要培养思考的能力,头脑不但要记忆,并且要想,必须要多思考、多分析研究。周恩来的一生,正是循着独立思考、分析研究的路子认识和解决问题的。他总能在对矛盾的双方作细密的分析研究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对统一战线中具有变动性、复杂性的问题,他强调要分析矛盾的变化,分析敌人的两面性,分析统一战线队伍的左、中、右。他在剖析人的思想时,注重理解人的矛盾心理及各种表现。1971年4月,他在接见美国乒乓球代表团时,曾有一位“嬉皮士”队员大胆地提问:怎样评价美国青年的“嬉皮士”运动?总理回答:可能现在世界青年对现状有点不满,想寻求真理。青年思想波动时会表现为各种形式。但各种形式不一定都是成熟的或固定的。因为,寻求真理的途径总要通过各种实践来证明对还是不对,这在青年时代是许可的。各种思想都要通过实践检验一下。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所以我们懂得年轻人的心理:特别好奇。按照人类发展来看,一个普遍真理最终总要被人们认识的,和自然界的规律一样。我们赞成任何青年都有这种探讨的要求,这是好事。要通过自己的实践去认识。但是有一点,总要找到大多数人的共同性,这就可以使人类的大多数得到发展,得到进步,得到幸福。如果自己通过实践证明是错误的,就应该改。正确的坚持,错误的改正,这是我们的认识。作为朋友,我们所以有这个建议。周恩来对人的剖析既客观又辩证,既细致又入微。他对具体问题进行的具体剖析,达到了非常精彩的程度。

周恩来曾经有一个精辟的比方。他说:一个人生着两个耳朵能听话,生着两只眼睛能看东西,生着两个鼻孔能闻味。听话,能听正面的,也能听反面的;看颜色,能看白的,也能看黑的;闻味,能闻香的,也能闻臭的。所以,人体的机能也是合乎辩证规律的。我们必须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辨别是非。周恩来强调: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学会两条腿走路,都要设想一下对立面,否则就容易片面。两条腿走路,就是对立面的统一,这是我们的哲学思想,也是我们重要的工作方法。他批评实际工作中那些只强调某一方面而忽视对立统一的辩证联系,变成一条腿的做法,指出“一条腿走路,难免就要跌跤”。他曾用两条腿走路的方针阐明了文艺工作十个方面的对立统一关系:既要鼓足干劲,又要心情舒畅;既要力争完成,又要留有余地;既要有思想性,又要有艺术性;既要浪漫主义,又要现实主义;既要有理想,又要结合现实;既要学习马列主义,又要和实际相结合;既要学习政治,又要和生活实践相结合;既要有基本训练,又要有文艺修养;既要政治挂帅,又要讲物质福利;既要重视劳动锻炼,又要注意身体健康;既要敢想、敢说、敢做,又要有科学的分析和根据,把客观的可能性和主观的能动性结合起来;既要有独特的风格,又要兼容并包(或叫丰富多彩)。

Copyright © 2017 http://www.puyang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
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承办: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158号 电话:0393-6109967 备案序号:豫ICP备17005646号